《港大讓我知道權威教授不是「可望不可即」》

石琪峯 Antonio
內外全科醫學士二年級生

談到香港大學的醫科,許多人的第一反應是「神科」,似乎只有傳統名校生才有機會入讀。然而,我這個非名校畢業生仍然考入了港大醫科。我想透過我的經歷告訴大家,港大醫科並非名校畢業生的專利。

我所就讀的中學雖然師資環境和同學品行都不錯,但由於本身歷史較短,並不十分突出,因而自身的努力和意念則更加關鍵。我一直都認為,只有突破現有的框限,制定一個明確的目標並努力做到最好,成功的機會才會更大。我仍記得在我中三時,就參加過大學舉辦的暑期項目,當時即被醫學的魅力深深吸引,加上自己本身就是個「理科人」,對與科學、醫學相關的知識有著深厚的興趣,因而,我將入讀醫科作為我的一個目標,並為之不斷努力。

後來成功考入了香港大學醫科,我原以為我需要一段適應期,但未料到我竟然過渡得十分平穩,與同學相處得融,很快就走上軌道。其實,入讀港大後最讓我感到驚喜的,是看到權威醫生走進課室為我們授課的那一刻。我對港大醫學的高質素和悠久歷史早有耳聞,但從來沒有想到如袁國勇醫生、梁卓偉醫生這樣的頂級教授會親自為我們授課,原來他們並不是「可望而不可即」。他們豐富的經驗和知識儲備讓我這個初入大學的醫學愛好者興奮不已,也讓我真切地感受到港大醫學果然是名不虛傳。

談到當初選擇港大的原因,除了之前所提到的高質素的教學和悠久的歷史,其實還跟我一直以來對港大的「情意結」有很大關係。早在中三、四的時候,我就參加了港大一年一度的開放日,當時就已對港大的學習環境有著印象深刻。我還記得當時看到有許多學生在不同的攤位對各自的科系進行介紹。他們展示的技巧和出眾的口才讓我驚歎不已。他們準備如此充分,並能夠如此自信地去表達,去展示,提高了港大在我心中的位置。

現在,如果你問我,醫科生的生活是不是很忙?答案一定是Yes。但如果你問我,那是不是意味著我要「仆心仆命」地學習,而沒有時間參加其他活動?至少從我的經歷來說,No。我很慶幸來到一間擁有著廣闊的平台的國際化大學,讓我這個醫科生也有機會「上莊」磨練自己的能力並與來自不同地方的人交流。現在我是亞洲醫科學生聯合會香港分會(Asian Medical Students’ Association Hong Kong)的幹事會成員,去年我便赴 馬來西亞參加研討會,與來自亞洲各國的醫學生進行交流,共同完成一些項目;除此之外,我們還在商場為途人提供免費健康檢查,這些經歷讓我的大學生活不致太過單一,還鍛煉了我統籌活動的能力。但這些課外活動經歷則要以良好的時間安排為基礎,如若可以分清主次,分配好學習和活動的時間,便可以在保證學習的情況下,又鍛煉到統籌活動的能力。

現在,兩年的大學生活已經完結,對於醫學生來說,還有四年的路要走,這四年或許會有更多未曾想到過的挑戰和更加辛苦的學習生活等待著我,但我相信,只要能夠一直保有內心的那份堅持和突破框限的勇氣,我一定可以克服前方道路上的困難,朝我的目標更近一步。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