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月快將完結了,成績有感未如理想的同學仔,不妨細讀以下故事——

梁美儀,童年家境不富裕,會考曾經只得8分,其中一科「化學」還肥佬,輾轉讀過夜校又讀過工業學院……但他今天卻成為香港大學生物科學學院副院長。這條路是怎樣走出來的?

「人生就如一場長跑,後生仔只是行了10多年,來日方長。你如果問後生仔,你幼稚園考成點?誰還會記得呢?到你50歲,別人問你會考成績?還重要嗎?只要有上進心,不怕失敗,一直堅持,就會成功。」他寄語等待放榜的學生:「後生仔,大把世界啦!」

梁美儀,辦事效率迅速。訪問完當天的晚上,在5個小時內,他就把各種相片(包括數十年前的黑白舊照片)及補充資料傳來,一直忙到凌晨。到早上約7時半,再收到他的訊息,原來他還要早起呢!動作之快,冠絕記者生平採訪紀錄!
他肯定是個十分勤力的人。但在第一次中學會考,他還沒有開竅,「我是臨急抱佛腳,考試來到先讀書的。」結果,1986年他考獲2D、5E、1F,會考只有8分。(編按:此8分是根據1991年才施行的最佳6科成績制度計算:A得5分,B得4分,C得3分,D得2分,E得1分。)

這8分,已令他成為全家十一口最高學歷的一人,「那時我花很多時間打籃球和參加民安隊。」由此,他更一度想投考消防員,但因有400度近視而放棄。

但他想試多次會考,於是到夜校重讀,愈讀下去愈令他珍惜學習機會。尤其是他遇到兩個好老師,「他們令我覺得上課充滿樂趣」,舉例說,生物科老師常常帶學生到野外考察,「令我對生物科產生興趣,就在那時。」
夜校畢業後,他轉到工業學院繼續升學。籮底橙變靚橙,他多次在校內考第一,本來已在打工,沒想過讀大學,卻因成績優異被校方推薦到英國進修學士學位。於是全家集資支持他,父親拿出退休金4萬元,家人額外夾了8萬元,押注在這名小弟身上。就這樣,他衝出香港。

申請獎學金常碰壁

英國本科畢業回港,他說一下機就直奔勞工處。
「在英國求學時,老師已說有獎學金讓我繼續進修,但我覺得我讀夠了,我要回港賺錢。我沒有想過做教授這回事。」他道。「我記得勞工處那份工作是環保署的臨時工,去海灘量度大腸桿菌,按日薪計算。」不久,工業學院的老師說校內不夠老師,叫他回去教書,他自此踏入作育英才之路。
「今天回看,我覺得是自己有點符符碌碌的。」他謙虛道。

他說,即使讀完博士那一刻,也沒有想過做大學教授,因他到處申請獎學金常常碰壁,身心疲累的他不甘心又試「裘槎獎學金」,「評審委員都是諾貝爾獎得主,其實機會好微,但都試吓啦!」居然這個獎學金選中他。
他說,最初到港大教書也不順利,「面試不成功,但系主任說有教授在兩年後退休,他建議我先做研究助理教授,表現良好的話,就會升正助理教授。」承諾在1年8個月後兌現。在港大教書16年,他今天成為生物科學學院副院長。

實驗室海螺看人性

他的研究範圍是海洋污染。以身作則,他日常生活也盡量環保,如他用手帕取代紙巾,不買膠樽裝的水,洗澡用的梘液是台灣天然品牌阿原,每樽250毫升要250元。
「化學物質的洗手液,流入海洋會令魚由雄性變雌性。」他認真地說,LUSH的番梘成分也天然,但每塊要80元。
「環保要花很多錢的,正如你的房間很亂,若要執拾整齊,你是要付出的。」最新的研究發現,愈暖的海洋,金屬污染情況愈嚴重。「當污染物進入生物體內,牠們需要更多能量去解毒。而海洋太暖,牠們吸氧受限制。」當兩件事同時發生,就令牠們更辛苦。

那麼,金屬污染有什麼源頭?

「在香港來說,我們的食水用銅喉,它會甩啲銅出來。譬如當你去完旅行回來,水龍頭流出來的水偏綠藍色,那些就是銅離子。每年香港單計由水喉甩出來的銅,就等於扔了幾架雙層巴士入海。」他解釋。
「此外,開發礦場,金屬會隨雨水沖落河;金屬加工場也會令微粒周圍飛。天然源頭也有,如火山爆發。」此外,船為了避免海洋生物依附船底,其保護層也含有金屬,污染海洋。

金屬污染的禍害有多嚴重,以螺為例,他的研究發現,雌螺由此變性,「雌螺子宮生出輸精管,胎兒變成黑色癌細胞。香港避風塘的水域就有這情況。」

大眾通常着眼塑膠污染,那麼塑膠污染還是金屬污染更嚴重?「嗯,金屬污染始終集中在排放點,且它能隨時間而稀釋。但塑膠不會稀釋的,有科學家更發現,病菌會依附塑膠,隨水傳播疾病。因此,塑膠污染更嚴重。」
有預測指,在2050年大海裏的塑膠較魚還要多,有可能嗎?他點頭道:「現時全球每年拋棄到海洋的塑膠垃圾達800萬噸。與此同時,過度捕魚的問題也未見改善。此消彼長下,塑膠較魚還要多,我不覺得奇怪。」

研究海洋生物,有時他更看出人性。

「我試過在英國研究螺,類似響螺,好大隻的。我在實驗室幫牠們度高磅重之際,誰知牠們突然衝前交配。牠們的雄性生殖器官很長,『飛』過去就交配了。」從中,他悟出一件事,就是「螺在受壓力下,牠覺得死前要留種」!至於他的反應,「咁我都唔好意思,唔打擾佢哋啦!」
但記者更想知道牠們的下場,「噢,牠們要用來做研究。」死了?「為科學而犧牲了……」那該名「死士」最後有沒有留種?「在這個情況下……是沒有的。」他帶點尷尬地笑道。

瀨尿蝦媽媽見母性

本周日是母親節,他十分應節地談及瀨尿蝦的母性。「瀨尿蝦的蛋,躺在一塊像布的組織,媽咪要不斷搖這塊組織,令牠的BB有足夠氧氣。這動作要維持很多天,期間牠要不停搖動,甚至不能進食。」牠的老公哪裏去?「不在了。」交配後便不顧而去?「牠們不是一夫一妻制的。」
他想一想後補充,「也有些生物是一夫一妻制,如馬蹄蟹(即鱟),夫婦結合後,雄性會騎在雌性的身體上,雙雙在海裏暢泳,形影不離。考古發現,古時雌性原本有6至7條刺,但為免傷害honey,這些刺在進化過程中消失了。」他又悟出一個道理,「就像人類夫婦,如果要和諧生活,就要互相遷就。」

至於他的honey,名叫江雪儀,也來自教育界。兩人在2007年於首次開放作婚禮場地的鯉魚門度假村舉行婚禮。兩人當年接受記者訪問。梁太說:「自己有很多追求者,不過愛丈夫為人孝順、有愛心,加上其獨家拿手好菜──臘腸意大利粉非常好食,故決定選他為終身伴侶。」
這下,梁美儀聽到「臘腸意大利粉」6個字,低頭一笑,尷尬回應道:「佢咁講即係話我係亂煮啦!」臘腸意大利粉是中西合璧,由中國臘腸配意大利粉煮成。他又說弄過「芥蘭藍芝士薄餅」。他似乎甚有下廚天分……「哦,我只是就地取材,雪櫃有乜就用乜。」

從身形看得出他是喜歡吃的人,他更希望退休後開一間餐館,專門賣海鮮湯或海鮮粥。「我去過芬蘭教書,赫爾辛基有個古老市場,其中一檔只賣海鮮湯,每天開檔只約4小時,但很多客人排隊。這碗湯用三文魚、藍青口、蝦仔及番茄煮成,真是令人回味。」

港大理學院「本科生科研培育計劃」跟頂尖教授學習科研

香港大學理學院由2016-2017學年起開辦「本科生科研培育計劃」(Young Scientist Scheme / YSS),讓入讀「6901理學士學位課程」的高材生提早於本科期間一嘗科研滋味。本計劃加強培育科研人才,希望透過多項多樣化的學習機會和科研訓練,讓同學真切體驗科研生活、擴闊視野。

被此計劃錄取的本科生,將獲保證參與早於首年暑假已可在港大理學院,跟隨如梁美儀教授等世界頂尖科研精英進行科研,之後更可到海外知名大學或科研中心跟隨當地的教授或科研人員進行「海外研究計劃」。早前理學院就專為YSS同學安排科研工作坊,由梁美儀教授及其他「暑期研究計劃」/「海外研究計劃」導師分享科研方法及心得,為YSS同學的科研學習做好準備。

YSS學生可參與的其他科研學習活動包括:

  • 到世界頂級學府作交換生、訪問生或參與暑期課程
  • 參與國際科學研討會
  • 獲派一位研究顧問導師作個別指導
  • 修讀學院全新開辦的科學研討課,向教授取經學習科研秘笈
  • 各項科研活動均有充裕資助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