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載於2019-12-18信報)

在文憑試考獲34分的林詠珊(Rachel),是一名「游泳女將」,曾代表香港出戰海外賽事,可說文武雙全。這位「女飛魚」並無朝全職運動員方向發展,反而憑藉精英運動員推薦計劃,入讀香港大學的牙醫學院。

「游泳本身是一件很辛苦的運動,除了練習時間多,每次練習內容的變化不大,而且都是自己練習,不像籃球會有團隊交流,所以也有點苦悶,但這麼多年來都能捱下去,便訓練到刻苦的態度。」Rachel說,港大牙醫學科要求很高,但從前她游泳練成的刻苦個性,正正有助她的學習,祈望他日學有所成,以助病人克服齒疾。
林詠珊(Rachel)自小一開始學習游泳,小三獲教練推薦加入泳隊,她說:「以前父母認為運動對升學有點幫助,但長大後我也覺得對個人成長有幫助,例如時間管理,所以直至中六都有繼續游泳。」她對理科甚有興趣,在高中修讀物理、化學、經濟和M2,談到如何平衡學業和運動,她則形容自己是個奇怪的人,「我在操水時會背書,也會想學校裏想不通的題目,這通常都會諗得通。最奇怪的地方,可能是自己不像其他同學,願意放棄社交生活,或者不去玩樂,為自己的未來而爭取。」

磨練刻苦耐勞個性

運動員的鍛煉刻苦,內外兼修,Rachel的訓練也絕不輕鬆。她一星期有6日時間練水,每次兩小時,「每天4時下課,5時至7時練水,8時回家吃飯,剩下的時間便要做功課溫習,所以也犧牲了和朋友外出玩樂的時間。」雖然錯過和三五知己玩樂的回憶,但她也收穫到充實的經歷和個人成長。
Rachel說話淡定,談到游泳對個人成長的幫助,她也表示:「自己會比較刻苦,譬如讀書時也會遇上不開心的事情,都能夠在游泳中發洩出來。游泳本身是一件很辛苦的運動,除了練習時間多,每次練習內容的變化都不大,而且都是自己練習,不像籃球會有團隊交流,所以也有點苦悶,但這麼多年來都能捱下去,便訓練到刻苦的態度。」
Rachel中學曾代表香港到海外比賽,例如印尼、泰國、馬來西亞等,她表示:「其實游泳比賽的壓力很大,尤其在外國比賽更大壓力,因為代表的不是自己一人,而是香港。」
她坦言中學時並無想過將來的前途工作,亦無心向全職運動員發展,她憶述一次在馬來西亞比賽的經歷,「那次比賽很深刻,我剛考完中學期末考,較少練習,以為自己都能應付到比賽,直至落水才知不行。」當時是100米蝶式比賽,她指頭50米的表現還好,但耐力不足,結果成績差強人意。她續道:「我自己也游得很辛苦,最羞臉的是,台上旁述形容需不需要拋下水泡救我。我發現自己自視過高。這次帶來改變,我開始保留自己的耐力,這的確是一個心理關口。畢竟游水不是勤力就會有進步,我已經5年沒有更新個人最佳時間紀錄。現在都開始接受自己會放下游水。」她緩緩道出,眼神閃過一絲惋惜之情。

放下游泳專注牙醫

Rachel憑着文憑試34分佳績,以運動獎學金計劃入讀香港大學牙醫學科。香港大學牙醫學院是香港唯一提供牙醫學士課程的學院,談到學科困難的地方,她首先提到學科考試的時間都比較遲,「因為考試都安排在5月尾、6月初,比一般港大考試遲,見到其他系的朋友都出去玩,自己還在溫書,也頗難受,哈哈。」Rachel笑容可掬地說道。
港大牙醫學科採用「問題為本」(Problem-Based Learning)的學習模式,考試形式每年都不一樣,「一年級以口試形式應試,有5日時間去預備一個案例,例如出現有人牙痛的題目,你便要尋找牙痛的前因後果,以5日去翻查資料。至於二年級的考試以臨床為主,要在短時間內完成不同的應用考試站,其實也很大壓力。許多同學都會緊張到手震,可能我有不少比賽經驗,懂得控制情緒,有助臨危不亂地應考。」
問到游水和牙醫可有相似的地方?Rahcel笑言兩者同樣辛苦,但最開心的地方是認識到一班很好的組員,互相幫忙,「由一年級到六年級都是同一組Clinical Group,一起上課,做Project,在臨床有失敗時也會互相支持鼓勵。而且現在我住宿舍,隨着練水時間減少,所以都開始多社交生活。」談到和朋友的感情,她也自然笑逐顏開。

着重臨床實戰學習

學科強調臨床學習,學生早於二年級便透過為病人提供治療,以累積臨床實習經驗。Rachel表示牙醫的學科要求也很高,「一年級時可能比較苦悶,但到了實習時間便感到有趣,比較有成功感,例如幫助病人減緩痛楚,由沒牙到有牙,能夠吃東西,都會感到莫大的成功感。」相信充實的臨床訓練有助培訓心靈手巧的能力。
她提到一次幫助病人解決蛀牙問題的經驗,「那次病人蛀牙蛀得很深,可能需要剝牙,但他想補牙,所以我也花了兩堂時間去補,老師也提醒我未必能保持得很好,但半年後再檢查,發現那顆牙都維持得很好,沒有再蛀,這也很有成功感。」
Rahcel也提到不時受到病人的鼓勵或表達謝意,並憶述一次臨床經歷,「有個病人因為沒有牙齒,所以難以進食東西。當時我初學整牙,很多步驟都很慢,或者印模有出錯。本身我應承了對方半年內做好假牙,結果花上一年時間,我也很灰心,但病人都沒有責怪我,還對我很好,會買手信給我,很感動。」
Rachel直言修讀牙醫最有趣的地方是把以前學到的知識能夠應用出來。雖然並無向運動員的方向發展,但如今她依然繼續游泳訓練,並專注於牙醫學習,期望能以專業幫助更多人。

Back